天天彩票官网 > 精华帖文 >


儒学不等于孔学也非中华文化主流

儒学不等于孔学也非中华文化主流

许多学者一提中华文化必称儒学,一提儒学必称孔子。他们没能分清儒学与孔学,儒学与中华文化之间实质差别,硬生生把儒学说成是中华文化主流。本文摆事实谈谈这个问题。

孔子作为文化人,他编辑五经,办私学把上古文献传授给学生,在承传华夏文化上的功绩是伟大的,恐怕没有一位后人比得上他。从文化的角度敬重孔子,好像我们敬重爱国诗人屈原一样,完全应该的。

但是作为思想家的孔子,处在春秋这个大变革大争夺大动荡时期,提不出任何一项安民富民强兵强国的实用办法,却总主张把社会倒退到周公那个时代去,所以他在当时现实中到处碰壁,连他的学生都形容他像丧家犬一样。而他亲自教出来的学生,没有一个在政治上经济上做出重大建树的,因此可以说鲁国败在孔学。这个可笑的迂老头,竟主张在不得已情况下,首先去兵,其次去食,只留下所谓信用!历史上得孔子真传的尽是方孝孺、徐桐这号人,于国于家都是无益还有害的。

东周所以纷乱,从经济视角看问题,铁器技术传入中国普遍使用,有能量的农奴,不满意只耕种私田,越界大量开垦荒地,并雇人耕种,成为地主,比领主还富有。这对原来的井田制是大破坏,并动摇了原来的社会秩序。孔子对此现象不满,就说“唯女子与小人亦难养也”。他对不守旧秩序的“小人”的痛斥,直把女子也牵扯了进去,倒不怕把绝大多数黎民得罪!他的道德高度远不及主张众生平等的释迦牟尼。其实一部中国史告诉人们,不是“女子与小人难养”,而实实在在是权贵和君子难养。国家给他们俸禄了,他们还受贿枉法,不是难养吗?孔子反对变革,竭力想把旧制度稳固下来,于是教训他的学生道:“唯上智下愚不移”,强调“君子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三畏”之下,只能做权贵奴才了,还有作为吗?难怪他的学生中没出一个改革家。今天尊孔子为导师者,要么是糊涂蛋,要么想扶持权贵社会,要是他们只为国家安定,那是找错了药方。“维权才能维稳”。我不知这句话的创作者是谁,但可以肯定他是中国最聪明的人。孔子岌岌以求一心想做官,还以言行影响学生,他在学生面前直斥向他讨教稼穑的樊迟是个小人,他说君子学好了他这套礼义信,做了官,什么都有了,“焉用稼”!是他言传身教在中国文人中造成了轻视生产劳动的恶习。更可笑更为恶劣的是不讲尊严和人格,他在国君面前,在上大夫、下大夫、乡愿面前,像变色龙那样态度四变,可怜可悲啊。对于孔子最不可原谅的是,他一旦操了权柄,就毫不手软地诛杀不同政见者,办私学聚徒讲学的少正卯,成了孔子刀下之鬼。

总之,作为思想家的孔子脱离现实,脱离生产劳动,脱离黎民,宣扬天赋君权,宣扬敬畏权贵,反对变革,主张开历史倒车。满脑子孔学者运气最好也不过做个小心翼翼服服帖帖的臣子,有哪个争夺天下的英雄或君临天下的帝王会真心尊他为政治思想导师啊!春秋战国战争频仍,孔学没有一条富国强兵、安定百姓之策,所以到处碰壁。当时的弄潮儿是法家、兵家、纵横家。此后两千多年,中国频繁的改朝换代,乱象不断,所以实际上总是法家、兵家、纵横家在中华大地上叱咤风云,儒家从来也没有能够主导中国历史进程。两千年后的今天,世界争霸从未停止过,中国的改革也必须继续进行,绝不可停顿下来的。改革图强,依然是中国人的使命。我们怎么可以从古墓中倒腾出孔子其人来应付今天的中国和世界?

孔子的《论语》,作为今天学校教材,培养不出开拓创新型的人才,只能误国误民。

孔子之后,他的两位享有大名的传人孟子荀子,实际上放弃了甚至可以说批判了孔子学说的基本思想。

孔子的眼光看向过去,常常梦见周公,主张兴灭国继绝世举移民,关心的是复辟旧制度和因旧制度覆没而失去特权享受的权贵,他极端轻视女子和小人,轻视生产劳动,因此他所讲的“仁”,只可能局限于君子范畴。孟子的眼光注视着现实,现实就是富贵者庖有肥肉,老百姓饿死野地;老弱转沟壑,壮丁散四方这样一幅惨象。孟子讲的仁政,打破了孔子谈仁的小圈子,他的同情在民间弱势群体这边,他主张置民之产,使老百姓仰足以侍父母,俯足以养妻子。孟子的仁,才是老百姓需要的,才是社会现实需要的。孔子在国君和权势者面前,恭敬得不得了,小心得不得了,还教学生“君子三畏”。孟子却“说大人,则藐之。”还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岂不是对老夫子的批判否定!

孔子的另一位传人荀子则毫不客气地批判否定了孔子的天命观。他说: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因为荀子对孔子的唯心主义错误敢于批判否定,探索阐述了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肯定了人的能动性。他喊出的“人定胜天”名言,是对变革者的巨大鼓舞。他的两个学生韩非和李斯,干脆背离了孔学,或者如有人所说,极度发展了隐藏在孔子“仁衣”背后的利己残忍滥杀的一面,成了法家重要人物。其中李斯辅佐秦始皇统一六国做出了贡献。

历史事实像钢铁一般坚实,孟子荀子之后的儒学与孔学存在质的不同了。

汉武帝,听从董仲舒意见,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只是笼络那些儒生罢了。此后多数读书人,自称儒者,内中许多人其实和孔儒格格不入的。如王安石写给司马光的信中,自称儒者,他敢说: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在他身上还有一丝一毫的奴性吗,响当当的改革家!

由此可证,儒家文化不等于孔学。其实把儒家文化看作中华文化的主流,也是值得商榷的。

先说百家争鸣时代,有早已有之的史家,有老庄道学,有儒学,有墨学,有孙子兵学,还有法家学派及历史上起过作用的鬼谷子的纵横家等等。只从历史弄潮儿的角度看,儒学一出生就不是主流。从孔夫子到孙中山,真正的弄潮儿是兵家、纵横家、法家。谁主沉浮?反正儒家没份!

千古一帝秦始皇,是举着法家的思想旗帜统一中国的。

刘邦夺取天下,用的是兵家、纵横家的思想武器。他得天下之后,虽然祭过孔庙,笼络过几个儒生,但他治国用的是黄老之道,无为而治,让百姓休养生息。

虽说汉武帝听了董仲舒建议,废黜百家,独尊儒术,但他实用的是法家和兵家的思想。汉武帝最大的历史功绩是多次出兵击败匈奴,扩大中华版图,这只能运用兵家和法家的思想。说实在汉武帝废黜百家是假,所谓独尊儒术,只是把儒家捧捧,让臣下学孔夫子,懂得“三畏”,唯唯诺诺做好奴才而已!他在内政上重用的是制法执法权臣,哪里用过儒家思想?因为灌夫和他亲舅舅田蚡不和,他族诛灌夫家族一千来人,他杀了遵奉儒家的重臣窦婴,他听信巫蛊之说,派兵围攻杀死皇后卫子夫和储君。一问奉儒家为中华主流文化者,这笔笔血腥帐,记在儒家名下还是记在法家名下?

汉武帝之后,有过一场法家与儒家的争论,记载在《盐铁论》里,辩论的结果是儒家败北。从此中国如制币和盐铁等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经济活动,操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手里。二问奉儒家为中华主流文化者,对此作何解释?

东汉光武帝刘秀虽是太学生出身,但他夺取天下,和刘邦一样,用的是纵横家、兵家和法家的术数。如果只靠几个儒生朋友,那只能坐以待毙。

三国混战不管是魏吴蜀曹操孙权刘备,用的都是纵横家兵家法家的术数,曹操还为古人兵法写过注释,杀过当时大儒孔融。从东汉末到司马炎再一统中国,谁主沉浮?是儒家吗?

西晋建立不久就是八王之乱,乱到隋文帝第三次一统中国。其间有儒家思想主导历史进程的史实吗?没有。北魏孝文帝虽封孔子为“文圣尼父”,但他靠佛教治国,于北方大凿佛窟,少林寺就是他建造的。南朝帝王大建佛寺,恐怕不只杜牧诗歌里说的“南朝四百八十寺”。

隋文帝统一中国只能用兵家法家的术数。他封孔子为“先师尼父”,但他最尊重佛教,他赐给少林寺一百顷良田。他创立的科举取士制度,打破魏晋以来,根据门第选拔官员的门阀制度,是一个破旧立新的重大改革。三问奉儒家为中华文化主流者,儒家有打破旧门阀制度的勇气吗?

大唐时,唐太宗赐给孔子“先圣”封号,唐高宗赐给孔子“太师”封号,武则天赐给孔子“隆道公”封号,唐玄宗赐给孔子“文宣王”封号。但都是耍把戏而已。唐太宗的帝皇宝座,是密谋玄武门之变,弑兄杀弟夺来的。四问奉儒家为中华文化主流者,这笔血腥帐,是记在法家本子上还是记在儒家本子上?大唐的强盛,首先表现在国土版图的扩大上,出兵打东突厥,设计擒获东突厥国君杀之。此后一任任大唐国君都以武力拓边为功绩,这都与儒家不沾边的。武则天是个女子,她若尊孔,还敢密谋帝位?为了做女皇帝,唐太宗的子女几被杀尽,只留一个与她较亲近的千金公主。她任用的酷吏及逼供使用的刑具,都是空前绝后的。五问奉儒家为中华文化主流者,这笔血淋淋的屠杀帐,是记在法家帐上还是记在儒家帐上?

美国史家认为中国皇帝中隋文帝最能干,中国史家认为唐太宗贞观之治最可表。然而隋文帝唐太宗对孔子只是应付一下而已,真正崇敬的是佛教,内政或对外是兵家法家的术数。隋文帝尊佛已经说了,唐太宗大建少林寺佛殿,其寺院范围扩大到540亩,供奉良田有14千亩。这不证明治国无需尊孔吗?

唐玄宗尊孔封“文宣王”,目的是要臣下谨记“三畏”,自己和杨贵妃可及时行乐而已。结果盛唐就败落在他手上。

五代十国,战乱不已,争江山社稷的枭雄们,哪有时间去尊孔啊。直到宋太祖赵匡胤第四次一统中国。赵匡胤军人出身,少年时进过赌场,月夜偷过瓜,头脑里不该有儒家的东西。

南宋高宗赵构信佛多些吧,他做太上皇之后,不爱跑孔庙,却爱跑灵隐寺。

元世祖忽必烈尊佛是没有异议的。

《宋史·道学传》写着:“两汉而下,儒学几至大坏。千有余载,至宋中叶,周敦颐出于舂陵,乃得圣贤不传之学。”这段话结论性地告白道:两汉而下,直至北宋中叶,儒学几至大坏,千有余载。就是断言,这千有余载中,儒学并不是中国思想学术文化教育界主流,更不必说政治军事经济界了。我在前面已经讲明白了,其实在两汉时期,儒学也并非中国文化主流,当时儒学甚至在教育领域也没有处于主导地位。

北宋周敦颐改造儒学,吸收易传》和部分道教思想,发展出理学。他提出的《太极图说》,描述出唯心主义宇宙观:“太极”一动一静,产生阴阳万物。又模仿“太极”建立“人极”,即道德的最高境界“纯粹至善”。周敦颐的理学,吸引一批读书人脱离现实,把青春生命空耗在所谓无极、太极、阴阳、五行、动静、性命、善恶等虚玄的课题中。儒学发展到朱程理学阶段,更严重地脱离现实,脱离生产劳动,脱离黎民百姓,成了几个学究的空谈怪论,实际上更不可能成为中华文化的主流了。故此说,周敦颐创立理学的宋朝,儒学其实并没有主导政治经济生活,更别说军事了。否则像朱熹这样的理学大师,不至于遭受罢黜、被人告发这样的命运了。

前面只是从中华文化的广义角度,谈论了儒学不等于孔学,儒学也不等于中华文化,儒学并非中华文化主流,它仅仅是明清两朝教育和科举的主流。为了把问题讲透彻,还需从中华文化狭义角度展开论述。从狭义角度看中华文化,就是中华文学这条流了三千年的洪流。

《诗经》是孔子以前的文学,其民歌部分有讽封建领主的,有写女子私奔的,青年人辗转反侧思想窈窕淑女的,应该与孔学格格不入吧。

以屈原为代表的楚辞在中华文化中自成一脉的。

汉朝文学主流是汉赋,它是继承楚辞骚体源流发展而来的。司马相如写的汉赋内容,与儒学风马牛不相及。说明儒家思想没有成为汉代文学主流。汉赋这种文学形式的流一直不曾中断,如唐时王勃的《滕王阁序》,杜牧的《阿房宫赋》。至今还有人喜欢用赋体写作。

三国西晋时文学家,如竹林七贤,阮籍,嵇康,他们的诗文与儒学有何关系?东晋的陶渊明更是讨厌做官的。笔者有诗赞他:“高情岂作帝王囚,志在青山绿水游。醉里啸歌云出岫,诗余采得菊为俦。”他与一心“治国平天下”的儒家思想远着呢。东京1.5分彩官网

唐朝时最有名气影响最大的两位诗人李白和杜甫。李白个性落拓不羁,诗歌里道家思想多些,杜甫心想“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诗歌里儒家思想多些。晚唐两位散文大家韩愈和柳宗元,虽是好友,但韩愈倾向卫道,柳宗元则是改革派。其他众多田园诗人边塞诗人,显然与儒家不沾边。由此可见唐代儒家思想并非文坛主流。唐时传奇小说名篇《虬髯公》《李娃传》也同儒家思想不沾边。

说了唐诗说宋词,柳永的词,苏东坡的词,李清照的词,直至爱国词人辛弃疾、岳飞、陆游的词,能归入体现儒家思想的作品吗?散文方面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苏洵的《六国论》,苏东坡的《前赤壁赋》《后赤壁赋》,离儒家思想三万五千里了!

元曲无论元杂剧还是散曲,都不见受儒家思想支配的线索。王实甫的《西厢记》关汉卿的《窦娥冤》,虽然写了科举之事,但前者写宰相家女儿为了爱情私奔的,后者写窦娥蒙冤被斩的。小窦娥哭喊道:地呀,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呀,你错勘贤愚枉为天。这是对天地的哭斥,温良恭俭让的儒生哪敢啊。若孔夫子活者,也不允许崔莺莺私奔的。元杂剧中还有《高祖还乡》,直斥刘邦是个无赖。元散曲中最有名的是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写一个孤独远行的伤心人,这与孔子称赞颜回居陋巷守贫困依然乐观大不同啊。

元末至明清,东京1.5分彩官网长篇小说和戏曲主宰了中国文化舞台。五大名著中,《三国演义》是兵家、纵横家、法家人物的演出,《水浒》是写农民好汉造反的,《西游记》是歌颂佛家的,《封神演义》是写道与佛的神威。只有《红楼梦》中有一段贾雨村和冷子兴关于历史人物的谈话,似乎涉及到儒家理学的思想。但是整体说来,贾府的兴衰,红楼人物的降生结局,都被包裹在佛道的思想体系中。明清戏曲要数汤显祖的《牡丹亭》,孔尚任的《桃花扇》,洪升的《长生殿》最有名。三位作者虽都是儒生,汤显祖和孔尚任还做过官,孔尚任在《桃花扇》中为拍康熙马屁写了下面废话:“今乃康熙二十三年,见了祥瑞一十二种,河出图,洛出书,景星明,庆云现,甘露降,膏雨零,凤凰集,麒麟游,荚发,芝草生,海无波,黄河清”(中国儒生拍马的本领可谓天下第一,但作者当时不得不拍)。《牡丹亭》写杜丽娘做了鬼也要找上门去同柳梦梅幽会,《桃花扇》写儒生侯方域娶名妓李香君为妾,《长生殿》写唐玄宗与杨贵妃的乱伦爱情。这些都与儒家理学学派去人欲,存天理的理念冲突的,能归入儒家思想的文化范畴中去吗?但是写作者确实都是儒生!这个事实正好说明,即使在明清两朝,虽然儒学在教育和科举方面占了统治地位,但是所谓儒学只不过是儒生们的敲门砖而已,用过了就丢弃了的。文化人,且不说普通老百性,实际生活中用来思考行动的,根本不是儒家思想。

说什么儒家文化是中华文化主流论可以休矣。

还想罗嗦两句,历史证明,治理好国家无需尊孔的。再看今天,若要国家安定,重视维护民众的基本权利就行了,何需请出孔子这座神像来呢?鲁迅先生小说《风波》里的九斤老太说,一代不如一代?不至于如此吧?

2012-1-26

新浪博客 四明陈彤

博客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u/2628506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