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官网 > 经济风云 >


[转贴]有关系的磕仨头,没关系的吃心肝
有关系的磕仨头,没关系的吃心肝
文/曹瑞涛




《水浒》里的江湖豪强们最爱讲一个“义”字,动不动便为朋友两肋插刀,不过有时难免糊涂,刀儿险些就插到朋友的两肋上。且说那宋江离了孔家庄,又不让武松护送,一个人径直走向清风山。这样大意,自然被山中强人捉去,那群将要“替天行道”的“英雄”们,此时觉悟着实不高,劫了财不算,还要吃人肉!只听“矮脚虎”王英吩咐道:“快动手,取下这牛子的心肝来,造三分醒酒酸辣汤来。”○1

把人称为“牛子”,将心肝做出“醒酒酸辣汤”的花样,下刀子前还不忘在人心处泼些凉水,没吃过百千把条“牛子”,哪得如此内行?如此看来,《西游记》里的魔窟也比这人间江湖温馨许多。危机时刻,幸亏宋江“叹口气道:‘可惜宋江死在这里!’”燕顺得知这“牛子”竟是大名鼎鼎的“及时雨”,“便夺过小喽罗手内尖刀,把麻索都割断了,便把自身上披的枣红纻丝纳袄脱下来,裹在宋江身上,抱在中间虎皮交椅上,唤起王矮虎、郑天寿,快下来。三人纳头便拜。”○2

服务态度猛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怕只有梁山泊未来掌门宋江能承得住,若换了别人,没被挖心肝吓死,也得让忽然跪在地上的这仨活阎罗给惊毙过去。还是燕顺说明原委,“小弟在江湖上绿林丛中,走了十数年,闻得贤兄仗义疏财,济困扶危的大名,只恨缘分浅薄,不能拜识尊颜。今日天使相见,真乃称心满意。”○3噢,原来是想拉关系呀!宋江在黑道上人情多得很,只要能和“及时雨”搭上界,就等于联上了一大片人。就像烟民见面时管他认识不认识,只要一根香烟递过去,关系立刻就起来一样,今后这仨在江湖上遇着更狠的,只要把“我哥哥及时雨”的名号递过去,保证不会被人家做了“醒酒酸辣汤”,说不定后面还有仨头等着磕呢。

不过话说回来,清风山毕竟是强贼落草之地,既是黑道,就得守黑道的规矩,凡事也得讲个公事公办,不能乱搞人情。这其中的道道儿,正如仨贼挡住“镇三山”黄信,异口同声地宣布的那样,所谓:“莫说你是上司一个都监,便是赵官家驾过,也要三千贯买路钱;若是没有,且把公事人当在这里,待你取钱来赎。”○4这几句话很合康德“普遍立法的原则”的要求,算得上是占山劫道者的“权力宣言”。官家既然是见贼就逮,那官家着了贼道,自然上达天子,下至小吏,都得交钱才能走人。进而,贼寇若做得纯粹,就如古龙小说里的英雄豪强,按规矩“牛子”一律吃心肝,那任你宋江怎么大声叹息“我及时雨这回可是玩完了”,规矩就是规矩,流着泪也得吃。

然而,宋江在清风山的历险却非特例,之前、之后不论遇到江湖上何种险境,只要报出“及时雨”的名号,规矩立刻让道。这黑道里的规矩放不过天子,却对天子手下一个小小的押司网开一面,着实是怪哉!若是黑道规矩里明白写着:“宋江例外”,就像宪法里写进去张三、李四,或能说通,但那宪法还算是宪法,规矩也还算是规矩吗?如此看来,黑道规矩里头竟也颇有些猫腻!



虽说清风山上把拉关系看得比守规矩更重要,可史书里讲规矩的也大有人在,比如细柳营中的周亚夫。天子的先驱往里闯,给挡在外面;天子本人到了,也得“使使节持节诏将军:‘吾欲入劳军’”,方能进去;天子车仗进了门,亦须依军规不得驱驰,“于是天子乃按辔徐行”;最后周亚夫拜见天子,照样依军规,“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5一般人在门口挡挡使者,意思一下,也就罢了,周亚夫这般不通情理,公事公办,带出来的兵自然是能征贯战。

还有些人虽然没守住规矩,可也绝非视规矩为儿戏,他们往往在冲突的原则间断不出高低上下,又必须在偶然事件降临时立刻做出了断,便被逼入了悲剧之境。《明史》里记载方孝儒慨然就死后,明成祖只得把草诏之事交予楼琏,看着方家宗族亲友前后坐诛有数百人之多,楼琏“承命不敢辞。归语妻子曰:‘我固甘死,正恐累汝辈耳。’其夕,遂自经。”○6方孝儒一开始就以理胜情,那“愚士”不但自己任由杀剐,甚至成祖将他一家老小当面顺次处死,竟也不改初衷!而楼琏先是为了情牺牲了理,违心地为成祖草诏,而后又以身殉道,谢罪天下,为理又牺牲了情,这般沉重地徘徊情理之间,真是典型的悲剧人物!此君既非懦夫,亦非小人,只是把感情与道义都看得很重,故而始终达不到方孝儒那般不尽人情的卫道之境,结果方孝儒死得壮烈,楼琏却死得格外凄惨,节也失了,情也损了。不过,楼琏倒是更让人同情,让人感叹!

若以上面这两位为标准,就算是那梁山泊,也仅屈指可数的几条汉子算得上是真好汉。尤其梁山后期扩招严重,良莠不齐,除了这帮人身体不错,个个生龙活虎的让人佩服外,真还有些乏善可陈。说白了,一讲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就眉飞色舞的家伙,骨子里是享乐分子,而人一旦贪图享乐,还会有什么高贵的人格,更不会在价值观上进行严肃、沉重的抉择。于是乎变得哪头有利占哪头,感情有用就拉关系,规矩有用就讲原则,上山有酒喝就落草为寇,招安有肉吃就俯首称臣。虽然宋江一辈子陷在忠、义间出不来,也算是有些悲剧性,可其他多数人却真是与原则无关,与悲剧无缘。

欧阳修说得明白,“信义行于君子,而刑戮施于小人。”○7每个国家的道德操守都须有一个中坚阶层撑在那里,英国有绅士,法国有贵族,日本有武士,中东京1.5分彩官网国也不例外,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士”以及再由“士”中成长出来的“官”就是我们社会中道德的守护者。这些被称为“君子”、“大人”的如果意正心诚,文不贪财,武不怕死,事事奉公守法,那国家自然吏治澄明,乡里自然民风淳厚。不过一旦这个阶层腐化、堕落,其中守规矩的受伤害,胡来的风光八面,久而久之,这操守就懈怠了,再久而久之,操守干脆就成了一块遮羞布,甚至连这块布挂得都心不在焉。在一个多少算是“以吏为师”的国家中,官吏士生变成这副德性,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便会大大下降,直低到有时这波人办事,还不如土匪、强盗守规矩!于是强盗就敢打出“替天行道”的牌子,俨然很有道德的样子。

然而,土匪、强盗的道德毕竟不会高到哪去,信义本来就行于君子之中,只是君子变成了伪君子,连道德底限都守不住了,才使略略守点道德底限的个把强人显得很了不起。其实,既然社会上一直是以士大夫为榜样,那江湖也不例外,江湖上的那点规矩都可以追查到士、君子的仁义里去,而江湖上不守规矩的事情,多少是学了官场现成的样子。



周亚夫最后绝食而死,方孝儒被推到东市受了磔刑,楼琏上吊自尽,如此君子落得这般下场,除了寒透人心,也让“信义中正”没了撑持的铁肩。这前车之鉴再散播开去,大小官员、士生乡绅一个个开始学得乖巧油滑起来,既然道义、原则有招灾之嫌,那拉关系、讲人情便是硬道理。可以想见,老爷一坐堂,听那下边的说“我乃中堂大人的亲妻(戚)也”,立刻什么程序都别说了,绿灯一路开到事情办妥;如果既非中堂大人的亲戚,也非中堂大人的亲妻,那就公事公办,一边等着去吧,反正公文已压了一摞又一摞,慢慢来,等不及走掉,正好省事,干脆不办了。

官若如此,吏就不得不也为自己谋条退路,其中门道宋江最清楚,他那套在江湖上仗义疏财、济困扶危的路数,说白了就是:徇私枉法!这样做事,江湖上哪个不喜欢?而且论人情,自然要“远近亲疏”;拉关系,则“县官不如现管”。所以,郓城县里执法办案的宋江,在地头上凤凰彩票那帮兄弟眼里,就一定比皇帝老子还重要!于是,官场上官官相护,每个官儿遇着事,都会根据它在自己的关系网、人情网中的位置来决定法纪发挥作用的大小;江湖上便依瓢画葫芦,每座山上的一把手也根据同样的套路,来确定江湖规矩守到什么份上才合适。

所谓:有是官则有是贼。古龙小说里那些讲原则的游侠、豪强总让人觉得他们生逢盛世,而朝里有高俅、童贯,东京街头就会出牛二,江湖上则流行“清风山模式”。最终两边都是:有关系的,见面磕头、行礼、哈哈笑;没关系的,便是官场,也一样要被挖了心肝去做什么“醒酒酸辣汤”。

注释:

  ○1○2○3○4(明)施耐庵《水浒传》,世纪出版集团、上海古藉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277页,第278页,第278页,第289页。

  ○5(汉)司马迁《史记》(第六册)中华书局1982年11月第2版,第2074页。

  ○6(清)张廷玉等撰《明史》(第十三册)中华书局1974年4月第1版,第4021页。

  ○7(宋)欧阳修《欧阳修文选》杜维沫,陈新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1月第1版,第115页。